1200X50横幅.jpg
稽查77家药企医药行业能否“固本还青奥会激光笔事件原”
2019-06-08 06:39:09  来源:中国新闻网  
1
听新闻

刘可

6月4日,财政部在其官网刊发《财政部开展2019年度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一文。文章显示,财政部决定组织部分监管局和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财政厅(局)对随机抽取的77户医药企业于2019年6月至7月开展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

Wind资讯显示,在稽查名单上的77家药企中,涉及28家A股上市公司,有4家上市公司。此外,还有2家港股上市公司、3家跨国美股上市公司。即使不是上市公司,在稽查名单中的其他药企也均有较大体量,拥有一定行业地位。

一石激起千层浪,检查文章一经刊发立即引起市场震荡。据Wind数据显示,短短两天(6月4日-5日),医药生物(申万)指数就下跌275点,跌幅达4%,抹去超千亿市值且仍未止住下跌之势。而在稽查名单上的多支个股也均有较大跌幅,复星医药两日(600196.SH)跌幅达7.5%;恒瑞医药(600276.SH)两日跌幅达6.68%;华润三九(000999.SZ)两日跌幅超4%。

尽管市场反应强烈,身在其中的药企却“后知后觉”,一位药企内部人员告诉经济观察报,此前没有收到任何通知,甚至是通过媒体报道才知道的财政部稽查消息。

查什么?

稽查名单披露后,财政部财监(2019)第18号加急文件对此次检查内容进行了补充,厘清此次稽查重点为:核实药企销售费用、成本、收入真实性及是否存在商业贿赂等行为。

财政部文件要求企业分列销售费用,是否存在以咨询费、会议费、住宿费、交通费等各类发票套取大额现金的现象;是否存在从同一家单位多频次、大量取得发票的现象,必要时应延伸检查发票开具单位;会议费列支是否真实,发票内容与会议日程、参会人员、会议地点等要素是否相符;是否存在医疗机构将会议费、办公费、设备购置费用等转嫁医药企业的现象;是否存在通过专家咨询费、研发费、宣传费等方式向医务人员支付回扣的现象。

曾有跨国公司医药代表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自从公司严格要求禁止以给予医生回馈的方式来销售药品,学术推广就成了药企进行药品销售的惯用手段。步长制药(603858.SH)在对于上交所的年报问询函中也表明,公司的市场活动费、市场调研费、学术活动费、学术交流费林林总总的学术推广费用在2018年度总计达74.85亿元。上市公司2018年年报显示,稽查名单中的恒瑞医药市场类费用占销售费用比高达83.91%、复星医药则为78.03%,华润三九为77.42%。

销售费用过高也一直是药企饱受诟病之处。据记者不完全统计,2019年5月以来,有十余家药企均接到上交所有关2018年年报的事后审核问询函,问询函内容也集中在有关公司销售费用的调查。

除销售费用外,财政部文件也表示要调查药企采购原材料时,是否存在通过空转发票等方式抬高采购成本、和将制造费用分摊至不同药品时,分摊系数是否合理,是否存在蓄意抬高生产成本的现象;是否利用高开增值税发票等方式虚增营业收入;是否将高开金额在扣除增值税后又以劳务费等形式支付给医院等机构;或者用于医院开发、系统维护、学术推广等。

有业内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此次财政部稽查工作在事前毫无风声,也有可能是因为康美药业(现已更名为“ST康美”)299亿巨额货币资金多计一事而将正在准备中的稽查工作提前。

康美药业在上交所问询回复函中表示,299.44亿元货币资金多计源于公司通过不同途径在产地收购中药材,款项未经审核已作支付且未入账;公司使用不实单据及业务凭证进行财务核算,造成前期重大会计差错;公司实际已支付但未入账的工程款与公司未入账的其他应收款。康美药业也早于2018年底因财务报告真实性存疑,涉嫌虚假陈述等违法违规,遭证监会立案调查。康美药业一事也被视为是政部此次稽查行为的“导火索”。

财政部表示,对金额重大、性质严重和专业性较强的问题进行审理论证,审理意见报经部领导批准后,由财政部、监管局和财政厅(局)依照分工对被检查单位下达处理处罚决定。属于其他部门职责范围的问题线索,移交公安、税务、银保监等部门查处。

为什么查?

除因行业痼疾与康美药业一事,北京鼎臣医药咨询创始人史立臣认为此次“多年来从未有过的”稽查行为也是对于2018年底正式实行的“两票制”的一次检阅。“两票制”是指药品从药厂卖到一级经销商开一次发票,经销商卖到医院再开一次发票,以“两票”替代目前常见的流通多环节中的七票、八票,以减少流通环节的层层盘剥,并且规定每个品种的一级经销商不得超过2个。

史立臣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自实行“两票制”以来,不管业内评价如何,单单从国家税收层面来说是有显著提高的。财政部也可借此次稽查行为彻底摸清企业的税收行为,了解药企是否在跟进执行“两票制”。

此次稽查行为,除财政部也看到国家医疗保障局的身影。在《财政部开展2019年度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一文就有提到,财政部监督评价局会同国家医疗保障局基金监管司,共同随机抽取了77户医药企业检查名单。在史立臣看来,国家医疗保障局的参与正是为了下一批带量采购做准备。

“好多药企的销售费用高达60%、70%,通过此次稽查工作去弄明白企业的营销结构到底为何,有没有可能砍掉部分销售费用可以让药品进一步降价?参与此次稽查活动也可以给医保局更多有关于药企药品降价的依据,进而为下一次集采做准备。”史立臣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与稽查一文共同发布的还有《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9年重点工作任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第5点要求,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秘书处需要负责在2019年9月底前完成制定以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为突破口进一步深化医改的政策文件。

有业内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进一步深化医改的政策文件需要更多的试点数据,所以这同时也是下一批带量采购将很快来临的一个信号。

对于财政部此次稽查工作,史立臣也向经济观察报表示了他的担忧。“有多位药企高管都向我表示‘有点虚’,如果有较多的企业都被查出财税问题,那么可能面临大范围的补交税款和处罚,这样会引起行业的大动荡。”

香港天宸康合证券投资总监潘铁珊也向经济观察报表示,因为此次稽查工作已经引起医药板块震荡,个股估值下调、股价探底也是可预见的。随着风声渐近的第二批带量采购名单,医药板块短期恐会持续低迷。

转载:永利赌场网页,http://www.moodss.com/588904032/

标签:医药行业,家药企
责编:
海通姜超:通胀或将见顶回落 货币男子地铁随地吐痰政策仍有宽松空间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