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老赖”途歌西班牙金苍蝇迷情液:半月败诉数百起 判决至今未执行

“老赖”途歌西班牙金苍蝇迷情液:半月败诉数百起 判决至今未执行

2019-06-20 15:54:58来源:百度新闻
“老赖”途歌:半月败诉数百起 判决至今未执行 2019.06.20 15:32:00界面

尽管法院已经判决,但途歌至今尚未退还押金。

记者 | 唐俊

近日,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公布了200多份与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途歌)相关的合同纠纷判决书,上述人诉求均为要求途歌退还1500元的押金。所有上述人的请求均得到法院支持,途歌被判退还押金。

然而,界面新闻从多名起诉途歌的用户处了解到,尽管法院已经判决,但途歌至今尚未退还押金。

纠纷中涉及的1500元押金,是用户为使用途歌共享汽车而缴纳的保证金。从去年9月开始,陆续有用户发现,提交押金退款申请后,退款迟迟不到账。起初部分用户通过工商投诉还能取回押金,到年底时,途歌已全面停止押金返还。

大量用户前往途歌北京办公室要求退押金,甚至将途歌创始人王利峰堵到了派出所,但绝大部分人还是没有拿回自己的钱。

协商退款无望,不少用户选择起诉途歌,北京地区的诉讼从今年2月份开始集中开庭审理。

2月22日,界面新闻记者曾在海淀区人民法院旁听庭审。由于起诉途歌的用户太多且案由一致,法院当天将几十名上诉人的案件同时开庭审理,途歌方面由一名代理人出席庭审。途歌在法庭上承认未退押金一事,原告和被告也没有进行辩论,庭审很快就结束了。

当日参与庭审的一名用户告诉界面新闻,他在6月10日拿到了二审(终审)判决书,法院判决途歌退还押金,但直到6月19日,该用户仍未收到退款。他表示准备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界面新闻从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统计发现,从6月5日到6月18日,北京法院连续披露了204份跟途歌有关的合同纠纷,其中一审判决书104份,二审判决书100份。除了4份是车辆租赁公司和途歌之间的租金纠纷,其余全是退还押金问题。

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公布的途歌合同纠纷,其中有15份是6月5日之前的文书

在200起押金退款诉讼中,途歌一审全部败诉,但或许是为了拖延时间,途歌在判决后又以种种理由,将所有案件上诉至二审。

例如,部分用户提出要补偿押金所产生的利息,途歌便会以此为由上诉二审,要求免除利息;对于不要求利息的用户,途歌则以公司经营困难为由,请求法院改判,宽限退换押金期限。

另外4起租金纠纷的裁判文书则显示,途歌的子公司——卓尼商诗(天津)汽车租赁有限公司向北京通利达汽车租赁公司租用汽车,自去年开始拖欠租金,法院判决途歌需支付通利达近300万元的租金和违约金。

无论是押金、租金还是违约金,途歌至今一笔都没有偿付,途歌及其法定代表人王利峰也被列入了失信人名单。

上述204份判决书只是北京地区6月5日至18日之间公布的判决结果,后续还会有更多判决书公布。同时,不断有用户对途歌提出新的诉讼,仅6月以来,深圳就已有上百起诉讼开庭。途歌陷入了官司海洋中。

今年1月2日,途歌创始人兼CEO王利峰被用户堵到北京市十里堡派出所,王利峰当时说:“我们欠的每一个用户的每一分押金都会退还,这是我和公司的责任,但的确遇到了困难,所以退押金周期会被拉长。”

自此之后,途歌方面再也没有任何公开表态,庭审也只派一位代理人出庭,全程几乎一言不发。

共享汽车行业曾经历过一段时间的辉煌,随后EZZY、友友用车、麻瓜出行等共享汽车企业相继倒闭。作为曾经的行业头部企业,途歌尚未申请破产,但实质上已经停止运作。

在青岛和长沙运营的大道用车,是最新一家出现问题的共享汽车企业。界面新闻去年底曾获悉,大道用车的公关集体离职,称“公司不需要他们了”。今年1月开始,大量用户反应大道用车退不出押金,联系不上公司,后来其APP也无法登录,相当于已经停止运营。

交通部今年3月分布的《交通运输新业态用户资金管理办法》规定,汽车分时租赁运营企业原则上不收取用户押金,确有必要收取的,应当基于协议,提供运营企业专用存款账户和用户个人银行结算账户两种资金存管方式,供用户选择。对于用户退押金的申请,应在当日内原路返还押金。

目前,GoFun、EVCD、盼达用车、立刻出行、一度用车、摩范出行、联运云租车等共享汽车品牌仍在正常运营,且大多数企业都提供了信用免押的选择。

这些共享汽车的押金额度从399-4000不等,部分品牌甚至允许芝麻信用达到一定标准的用户免缴押金,例如GoFun的芝麻信用免押门槛为700分,盼达用车为650分,摩范出行只用600分即可。

免押或信用免押已经成为共享出行行业的趋势,而途歌用户还在为曾经缴纳的押金奔走。

“交出去的钱成了泼出去的水,告上法庭也拿不回,我对于途歌退押金这件事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一名用户说。

(本文来自于界面)

[ 位置: 首页 > 游戏 > 网络游戏 责编: ]
阅读剩余全文(